捡漏 0011 铜钱和银币



“清朝铜钱铜的含量平均只有七成,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的铜含量还要多一点……”


周淼呆了呆,嘴唇动了动:“那就是亏了!?”


顿了顿,周淼又道:“亏了算我的。”


金锋随手抄起一坨筒子钱,淡淡说道:“没亏!”


“有赚!”


周淼怔了怔,抬头看金锋。


金锋起身拿了工具箱过来,取出穿心一字改锥,暴力的插进筒子钱,重重一撬。


筒子钱便分成了两半。


再把剩下的筒子钱分开,嘴里问道:“问过老袁头,筒子钱哪儿收的没?”


周淼摇头:“那个老狐狸,奸诈得很。”


“不过应该是西城区收的,那边棚户区改造拆迁,老袁头这些天一直在那捡便宜。”


“专坑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婆。”


“锋哥,这些铜钱值钱?”


“清理出来才知道。”


金锋叫周淼拿了家里的陈醋过来,配了一些水调匀,将筒子钱丢了进去。


筒子钱在醋水中浸泡了半个钟头,金锋又丢了把改锥给周淼,两个人很快把十几个筒子钱拆开。


昏暗的灯光下,旷野中的蚊虫飞蛾灭火般的扑来,密密麻麻的钉在灯泡上。


废品站最是招蚊子和苍蝇,又挨着沼泽地,夏天夜里,蚊子大军嗡嗡嗡的轰炸声令人头皮发麻。


啪啪啪的拍打声络绎不绝,周淼被咬得龇牙咧嘴,一只手在身上抓挠个不停。


金锋起身上了垃圾山,四下翻腾捣鼓半响,捡回一根柴块,用柴刀劈开点燃。


一阵阵清香从点燃的柴块溢散出来,青烟缭绕中,没一会,周围的蚊虫径自神奇般的没了。


周淼微微觉得奇怪,看了看周围,再看看金锋。


“锋哥,你用的啥?”


“香樟树!驱蚊的!”


周淼哦了声,低低说道:“还是你懂的多。”


金锋的动作很麻利,十几个筒子钱很快被拆成一块一块的铜钱。


一来二去,已经是晚上十点多。


金锋不停的捶着腰,活动筋骨,有些恼怒。


这幅身体实在差得离谱。比起自己当年百分之一都不如。


未来要做的事还有很多,但,首先要做的,还得把这幅身子骨给弄好。


身体,才是真正的本钱。


将钱币用干衣服拭干,金锋挨着挨着的检查每个钱币。


在送仙桥的那段时间,金锋早已经把看到的听到的全都记在了心里。


在现如今,清朝的各个皇帝的钱币已经成为了古董。


对于金锋来说,清朝的钱币根本不入眼,但现在却是不同。


在这些筒子钱里,有康熙通宝,宝泉局所制。也有乾隆通宝,雍正通宝,出自各个省局。


周淼烧了一大锅开水,金锋将用得着的钱币丢了进去。


这是清理古钱币的最实用的法子。


“只要顺治、康熙、雍正、乾隆和嘉庆的……”


“其他的不值钱,不要。”


“水别烧开,坏了品相得跌价。”


吩咐周淼之后,金锋进了矮矮的小平房,脱掉自己裤子,冲洗干净。


腿上那一条大口子足足长二十公分,痛得钻心。


看着杂乱破烂的房间,鼻息里酸臭刺鼻的味道,金锋深深的叹息。


点燃一支烟出来,周淼已经将十几枚钱币捞了出来,摆在破烂的塑料盆里。


捡起几枚看了看,其中两枚已经露出本来的庐山真面,其他几枚虽然还有黑锈,不过字体已经全部显现出来。


几枚钱币接着泡热水里,金锋拿来了一把牙刷,开始清理钱币上的一些瑕疵。


一枚康熙通宝平放在金锋的手心。


康熙通宝最普遍的就是宝泉局制造的,正面康熙的熙字左边多了一竖,后面是满文的宝泉两字。


金锋手里这枚却是宝福局的钱币,宝字是满文,福字却是汉字,价格不低。


拇指轻轻一弹,康熙通宝飞射如夜空,带着一丝清脆的鸣叫。


轻轻摊开手,钱币正正落下。


掌心一错,钱币从无名指间冒了出来,从中指间钻进掌心,再从拇指间冒出来。


灵巧如斯的手法叫一旁的周淼看得一愣一愣的,接下来金锋手一抖,钱币顿时跌落尘埃。


金锋脸上有些不好看,默默拾起钱币。


周淼的伸过来,递给金锋一枚钱币。


“锋哥,你看看这个是什么?”


“跟铜钱不一样。”


眼前的钱币跟铜钱不一样,铜钱是外圆内方,而这枚却是全圆,压手感也比较重。


钱币两面黑乎乎的一片,看不起本来面目。


金锋大拇指紧紧摁着钱币一面重重一搓,嗯了一声。


“银币!?”


周淼脑袋凑过来,轻声说道:“银元?”


“不是银元。是银币。”


“要不要煮?”


金锋摇头说道:“铜钱可以煮,银币不能。”


“煮了包浆会化,不值钱。”


“包浆老的才值钱。”


这回金锋在破烂废品里寻了件羊绒大衣的衣袖,将银元放置其中,开始慢慢的搓磨。


锅里的水慢慢冷却,一枚枚铜钱被周淼捞上来,按照金锋教的法子,用牙刷轻轻擦拭。


一共三枚顺治通宝,六枚康熙通宝,十枚乾隆通宝,十枚雍正通宝和十一枚嘉庆通宝。


这当口,金锋也停止了搓磨。


手慢慢摊开,一枚直径十五厘米的银币在夜里闪过一抹银光。


周淼又凑了过来,对着银币正面上的字念出声来。


“饷军州漳!”


“是漳州军饷!”


银币上的漳州军饷是繁体字,从左往右四个字排开,但并不是很规范。


在州和军两个字的下面是一个图案。


这个图案有些像一个牛字少了下面一横,还有好些个杂乱的丝线缠绕着残缺的牛字。


虽然那些丝线绕得很多很杂,但总体看上去却是别有味道。


翻过来看银币的背面,上面是两个字足纹。


足纹下还有两个字,通行!


漳州军饷!


足纹通行!


周淼指着银币说道:“锋哥,这个也值钱的不?”


“在民国不值钱。现在值钱。”


“送仙桥里没见着这种银币。”


“这种银币,不应该出现在巴蜀。”


金锋云淡风轻的说出这些话来,一旁的周淼怔怔的呆立半响,默默地低头。


“还是你懂得多。”


地上还剩下一百多枚铜钱,金锋随眼扫了扫,最后还是收了起来,丢进锅里。


这些铜钱涵盖了从顺治到宣统,大都都是由川局制造。


在清朝,各省都有制币的机构,川局制造的通宝大多制式普通,重量不一,存世量极大,市场上的价格也不高,基本没有啥收藏价值。


到了光绪那会,引进了西方的技术,市面上的钱币由机制币取代,也就是无孔的小铜元。


再到最后一任皇帝宣统这里,制币已经无利可图,由机制铜元代替。


仅有宝泉局造过一种小铜钱,重一钱,被叫做小宣统。


方孔钱币从始皇帝统一六国,书同文、车同轨以来铸造秦半两钱到宣统通宝正式结束,历时两千年岁月,贯穿整个神州历史,在全世界也属于独一份。


收好钱币,已是深夜。


沼泽地里传来阵阵蛙声虫鸣,在静寂的夜里清晰可闻。


隔壁三娃子家里又传来了杀猪般的吼叫。


两种呻吟越来越大声,伴着简易床板的哐哐作响,还有三娃子婆娘长长久久的喘息。


“锋哥,我们的废品站还能开下去不?”


窄窄的小房间里,周淼静静的躺在床上,黑暗里一双黑黑的眼瞳轻轻的闪动。


金锋木然的抽着烟,轻声问道:“开不开无所谓。”


“你,想不想开?”


黑暗中,周淼转过头,看着金锋,低低说道。
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