捡漏 0006 规矩还要不要?



余成都笑容顿时凝结,盯着金锋,嘶声叫道:“小子,你想搞事是不?”


一脸肃容的金锋清冷说道。


“我看上的东西,没人能拿走!”


眼神中的那股豪情aa如高山般伫立。


余成都面色阴森,冷笑说道:“巧了。我也看上这个玩意了。”


“我今天还就非得把买了。”


金锋淡淡说道:“你买不走。”


余成都冷冷说道:“你试试!”


金锋静静说道:“你试试!”


虽然金锋这个男人穿着打扮就像是个民工,甚至连民工都不如,但脸上那股子精气神却是有种目空一切的感觉。


金锋看自己的那股子眼神令余成都很不舒服,嘶声叫道:“我今天还真就买定这烟杆了。”


余成都话一出,身后那些个狐朋狗党兼小弟们齐刷刷的站出来,冷笑迭迭望着金锋。


周围的人微微变色,不约而同的往后退。


瞧这架势,估计要开片的节奏了。


曾子墨有些发慌,低低拽拽金锋,轻声说道:“不买了。我们走吧。”


金锋却是不不为所动。


余成都占尽天时地利,满脸嚣张,极尽蔑视扫扫金锋。


“跟袍哥斗。作死!”


大声叫道:“不是我瞧不起你,小子。在哥的眼里,你就是这个……”


“跟我斗?!”


“哥的钱堆起来,比你还高。”


“猴子,你这烟杆喊价多少?”


何猴子瞪圆了眼睛,摊开手来,五指张开。


余成都大叫一声好!


冷眼鄙视金锋,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五千就五千!”


“我,不还价。”


“袍哥人家不差钱!”


“这个鸡巴烟杆,我拿回去慢慢研究!”


何猴子大喜过望,双手伸出去就要从曾子墨手里拿烟杆。


曾子墨挨着金锋站在一起,玉臂与金锋的靠在一起,丝丝酥麻。


“怎么办?”


“我有钱。我们跟他抬价吧。”


金锋转头看了看曾子墨。


“我说过,你不放手,没人能拿得走。”


平平静静的一句话,曾子墨却在金锋眼中看见了一股从未有过的豪情。


一瞬间,曾子墨的心都在颤栗。


“怎么样?没话说了吧?”


“小子,告诉你没钱就别装。”


“现在这年月,比的就是谁的钱多。”


“你,现在没话可说了吧。”


“猴子,把烟杆给哥拿过来。”


何猴子嗳嗳应承,双手就要抢曾子墨的烟杆。


面对余成都和何猴子的步步紧逼,金锋此时此刻,上前一步。


沉声一字一句说道。


“规矩,还要不要?”


何猴子顿时间心中咯噔一下,浑身僵硬,双手定在半空。


慢慢抬起头来,摊主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。


“兄弟……”


这一幕出来,令在场的人都愣住了。


余成都猖狂至极,大笑说道:“什么规矩?”


“你给我讲规矩!?”


“我钱多,我就是规矩。”


金锋冷冷说道。


“古玩行里有个规矩。一方买家没放下货物之前,另一方买家不得插手……”


“刚才,何猴子已经报了价,我朋友已经给了钱。”


“虽然何猴子没接钱,但这笔生意已经敲定……”


“这几位都是见证人。”


金锋声色俱厉的说道:“买卖双方都认可一千块,临到头却反悔……”


“何猴子,你想坏规矩吗?”


何猴子倒吸一口冷气,痛苦的闭上眼睛,捂住自己的脸,一屁股蹲了下去。


古玩行里的规矩都是不成文的。


说白了就是先来后到。


何猴子大可反悔不卖烟杆给金锋,但何猴子却是不能这么做。


自己在送仙桥做了二十多年的买卖,这一行的规矩最为清楚。


正如金锋所说,自己刚才报了价,曾子墨也准备给钱了。


自己如果反悔,那么可以卖给余成都高价,不过,以后,这圈子却是没法混下去了。


品行没了,人就烂了。


而一边的余成都的狂笑戛然而止,笑容瞬间凝结。


这时候,金锋冲着余成都冷冷说道。


“余成都,你自诩袍哥人家,规矩你比谁都懂。“


“你,想坏了这行当的规矩吗?”


面对金锋的叱问,余成都面色悠变,忽青忽紫,哪有半点刚才的狂妄张狂。


鼻孔喘着粗粗重气,明显的被气得不轻。


两只死鱼眼睛暴凸出来,死死的盯着金锋,恨不得将金锋一口吃了。


金锋坦然而立,静静说道:“规矩,还要不要?”


旁边的好些商贩全都默默无语。


古玩行里的规矩跟其他行业完全不一样,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,都是从百年前传下来的不成文的规矩。


凡是自恃为古玩行里的人,都得遵守这个圈子里的规矩。


谁不遵守,谁,就没法子再混下去。


虽说余成都是大豪客,有钱人,但规矩就是规矩。


就算余成都有再多的钱,再大的势,也得守规矩。


围观的群众暗地里交头接耳,窃窃私语。


群众和游客们虽然不清楚古玩行的这个规矩,但刚才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
这事,确实是何猴子做得不地道。


余成都同样也仗势欺人。


周围人的眼神和表情一丝不落的掉进何猴子跟余成都眼里,两个人完全没了脾气。


足足停滞了十秒,余成都重重一挥手,冷哼一声,极不情愿却又故作潇洒的大叫。


“袍哥人家,绝不拉稀摆带。”


“规矩,我比你懂!”


“烟杆——归你了!”


金锋轻轻扭头冲着曾子墨点头。


曾子墨当即将一千块递给了何猴子,准备走人。


何猴子捂住脸不敢吱声,后悔不迭,拿了钱根本不敢开口说话。


余成都愤愤不平,心有不甘,恨恨看着金锋,冷冷说道。


“连个来历出处的都不知道的烟杆,还花一千块……”


“民国鸡巴牌的烟杆,哈哈哈……”


“我也是的,跟个农棒子计较什么?”


“走,喝茶去!”


金锋慢慢转过身,淡淡说道。


“余成都,你算有点眼力界。”


“还知道烟杆是民国的物件。”


余成都冷哼一声,冲着自己竖起大拇指,大言不惭的叫道:“我爷爷袍哥人家,以前芙蓉城裕盛德就是我们家开的。”


金锋冷冷说道。


“你腕子上戴的是海黄鬼脸满瘤子手串,玻璃底,油润十足,没两年时间盘不出来,刚才我听人讲起,这样的手串价值数万。”


余成都哈了声,抬起手腕,傲慢回应:“小子还识货。”


“边角料的垃圾,你还当宝。”


余成都脸色顿沉。


金锋不疾不徐又说道。


“你手里拿的十八子是小叶紫檀满金星,满星自然淳朴、鳞纹细腻非凡、棕点致密、油光感足……也算是难得的物件。”


余成都更加得意了,白手套捏着十八子手串,指指金锋笑出声。


“小子,没看出来,你也是个行家。”


“告诉你,这手串是我家传的,到我这辈已经是第三代。”


金锋眼皮垂下来,冷然说道:“三代!?”


“就不怕你老祖宗从坟里爬出来。”


余成都面色一变,低吼出声:“小子,你说什么?”


金锋淡定从容,语气平静:“我说过你有点眼力……”


“也仅仅是只大号的青蛙。”


余成都闻言一愣,跟着狂怒。


却只听见金锋又说道:“小叶紫檀十八子、包浆厚实厚重,通红黑亮,牛毛纹几乎磨平,至少也能到宣统那会。”


余成都啊了一声,低头看看自己的十八子。


“你说宣统就宣统?你算……”


金锋不答话,接着说道。


“还有你挂着的金链子……”


“金子是九七八的大魔都通行标准,成色倒也不错,也是个老物件。”


余成都面色稍缓,曼声说道:“那是。我家可是开当铺的。”


“大黄鱼我都还存着。”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