捡漏 0017 倔强的女孩



进入七月,锦城在经历了前些天的看海之后,天气变得异常狠辣,连续几天室外四十度的高温让整个城市就如同一个大蒸笼。


午后的阳光最是刺人,阳光透过冬青树的树叶照射下来,将地面照得千奇百怪。


蹬了几公里,金锋也累得气喘吁吁,靠着人行道慢慢前行。


林荫树下,知鸟不知疲倦的嚎叫,让人心烦。


前面围了一大群人,将人行道挡得严严实实。


人群里爆发出一个凄厉的哭声,在酷暑的午后听着很是渗人。


金锋推着三轮正准备绕过去,无意间的一瞥,停了下来。


一个女孩跪在地上,紧紧的握住拳头。


在女孩的脚下,躺着一个老头。


这个老头,金锋在今天见过两次。


第一次看到这老头是在那刘教授的三苏堂。这人求着让刘教授参加后天某个约会。


也就是因为他,金锋见到了那方胆昭日月的图章。


这枚印戳,就算化成灰,金锋也不会忘记。


因为,这枚印戳自己曾经上过手。


凡是自己上过手的东西,金锋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
第二次看到这老头是在覃允华的銭莊。


这人捧着大红包请覃允华鉴定那方印着胆昭日月的印戳图章的真伪。


这个老头自称孙林国。


覃允华为人不错,但鉴定结果却是令孙林国失望,从孙林国离开的那一瞬间,只有金锋才看见了孙林国眼中的绝望。


甚至金锋还看见了孙林国眼里的那抹决绝。


没想到才过了多久,转眼又再次遇上,孙林国却已经躺在了地上。


地上的孙林国面色灰败,有些发青,双眼鼓得老大,全身僵直,几乎没有了心跳,手里兀自还紧紧的握着竖八行的信笺。


这类情况多半是因为突发的心梗或者脑溢血,印戳被鉴定为假对孙林国的打击不轻,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,突发心梗或脑溢血也在情理当中。


跪在孙林国身边的是一位短发齐耳的个性女孩。


上半身穿的一件薄薄的黑色真丝露脐吊带,虽然跪着弯着腰,却依旧盖不住那傲人的挺拔。


精致深深的锁骨,蓬松的吊带在女孩的轻轻抽噎间起起伏伏,沟壑深深,春光无限。


平坦的小腹哪怕是跪着也看不着一丝丝的赘肉,下半身穿着一条短短的牛仔短裤,紧紧的绷着,古铜色的长腿说明这女孩一定从事位跟运动有关的职业。


锁骨精致,细腰盈盈,面若桃花般娇艳,野性十足,让人怦然心动。


女孩跪在孙林国身边,十指呈叠加摁在孙林国胸口,不停的摁压。


嘴里急促低沉的数着数字,当数到十的时候,女孩立刻放弃摁压胸腔,捏着孙林国的鼻子进行人工呼吸。


人工呼吸三秒之后停顿,女孩再次摁压孙林国胸腔,做起了心肺复苏。


整个过程时间力道拿捏得相当准确,可见这女孩是个专业级的人士。


心扉复苏做了以后,女孩附耳趴在孙林国胸口,仔细听了几秒,跟着再次人工呼吸起来。


连续几次,孙林国依旧没有动静,脸上已经呈现出了青灰色,那是死气的凝结。


女孩却是没有放弃。


一次又一次机械准确的做着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,嘴里机械的数着数字。


毒辣的阳光无情照射下来,女孩全身早已经湿透,额头上的汗水一滴滴的滴下来,呼吸急促,面色越来越苍白。


又一次的人工呼吸、心脉复苏过后,孙林国依旧没有任何动静,女孩跪坐在炙热的地面,紧紧闭上眼睛,攥紧拳头,仰天发出一声尖锐的悲嚎。


“你快醒啊,你醒过来啊——”


“醒过来呀——”


“啊——”


女孩颓然垂下脑袋,泪水跟汗水漱漱而下。


“你们看什么看啊,都给老娘走开。”


“人死了你们高兴是吧?”


“滚——”


围观的人老老少少,男男女女都无动于衷,好些个男人从始到终都贪婪的盯着女孩爆露的身体,眼神龌龊而卑劣。


孙林国的手在这时候轻然松开,脑袋软软的歪倒在一边,眼睛死死的盯着一个方向,身子僵硬。


女孩呀的冲着天空又是一声凄惨的悲嚎,双拳狠狠的捶了自己大腿一下,无力的弯下腰去。


头无力的垂在胸口,背部轻轻耸动,失声痛哭。


那一瞬间,金锋的心猛然间一抖。


“不信救不活你!”


“我偏要救活你!”


女孩似乎很倔强,沉寂了几秒,突然杏眼圆瞪,咬着唇嘶声叫喊,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盒子。


盒子里是一整套的银针。


取下一根三寸毫针,捏着银针对着孙林国的胸口扎下。


这时候,一个浑厚冷清的男人声音传来进来。


“别扎膻中!”


女孩蓦地一震。


抬起头来,见到一个男声静静站在自己跟前,黑亮深邃如太平洋的双眸让自己的心一下子就静了下来。


“我来!”


金锋蹲了下来,从女孩手里接过三寸银针来,拿出火机在银针上迅速来回烧了九下,没有丝毫犹豫,一针扎了下去。


下针部位是孙林国的头顶神庭穴,轻轻一捻,针入两分。


金锋随口叫道:“两寸针。”


女孩看着金锋的下针手法顿时张着小嘴,完全呆了。


金锋回头一瞧,沉着脸从女孩手里夺过针盒,眼睛一扫,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。


这针盒竟然是用小叶紫檀做的,看包浆足有两百年以上。


拿起一根两寸银针,金锋再次用火机烧了九下就算是消了毒,跟着再次下针。


这一针扎的部位依旧是孙林国头顶,右眉毛以上,悬颅穴。


下针三分即停,针尾捻四下!


右手下针,左手早已将针盒里的另外三根银针拿在手里。


悬颅穴针停,飞速点燃火机消毒左手三根一寸银针,出手如电,刷刷刷连续三下,接连刺入五处、本神和目窗三个穴位。


下针各自三分半,两分和一分七,即刻停止。


下了这三针,金锋速度更快了。


掀起孙林国短袖,五指并拢,针盒里最后的四根六寸、七寸、八寸银针从指缝间齐出。


四针齐下,分别扎入天突、紫宫、紫府,最后一针才是膻中。


在扎针的同时,金锋另一只手掌摁住孙林国胸口,随着下针的深度和力道,轻轻一搓,猛地一拍。


早已气绝的孙林国腾的下坐将起来。


“哇!”


的下!


孙林国喷出一口血色的血块,跟着侧趴在地,卷缩成一团,不停的呕吐。


身子不停的痉挛,不停颤抖,鼻涕眼泪一起下来。


这一幕不可思议的画面出来,在场所有人就跟见鬼似的吓得哇哇大叫,慌不迭齐刷刷的往后退。


胆子小的摔倒在地,却是全然不顾,爬起来就跑。


金锋一屁股坐在地上,面色苍白的可怕,整个人如同刚从水里捞起来那般湿透。


一旁的短发女子惊愕交错,瞪大圆眼,呆呆看着金锋,手里的针盒掉了全然不顾。


嘴里却是失声尖叫:“鬼针!!!”


金锋紧紧咬着牙,面容狰狞而痛苦,右手颤抖指着孙林国,嘶声叫道:“把……他翻……过来!”


短发女子乍见孙林国卷缩成婴儿那般,倒吸一口冷气。


急忙过去,双手一探,握住孙林国双腕,双手拇指紧扣,掐住孙林国脉门,平伸双手往后一掰。


孙林国顿时倒在短发女子怀里。


跟着短发女子双手从后抱住孙林国小腹,右膝上提,毫不犹豫的顶在孙林国后背。


双手发劲,用力一抱。


孙林国依旧像是触电般的颤抖,嘴里却是哇哇哇的吐出无数口黑色的血块来,腥臭难当。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