捡漏 0012 卖钱币



顿了顿,周淼又说。


“傲哥会炒菜做饭,做得又好吃,夜排档生意火得爆。”


“你人聪明,比我们谁都懂得多。”


“我,我连小学都没念完……”


“从帝都山出来到现在,我连春熙路都没过去几次,天天跟废品破烂打交道……”


“废品站不开了,我不晓得,我还可以干什么?”


金锋仰望着破烂的天花板,静静说道:“你想开,那就接着开。”


周淼低低说道:“我是残废,没多大的奢望。我就只想跟破烂候那样,收破烂收起了一栋楼。”


“到时候我挣到了钱,回老家,给我们几兄弟一人盖一栋别墅,再把娅娅和贝贝找到。”


“我们几个天天在一起,一辈子不分开。”


臭气熏人的潮湿房间里,金锋静静的躺着不动,眼眶里有些湿润。


周淼的话自己没法回答。


也不知过了多久,周淼转过身,背对金锋,嘴里轻声呓语说道:“锋哥,我想丹哥了。”


“我想娅娅……”


“我想贝贝……”


“我想帝都山,想我们的家……”


周淼的呓语缠缠绵绵,越来越低,终至不闻,发出匀称的呼吸,进入梦乡。


周淼的话却像是一把刀子捅进自己胸口,痛得发抖。


闭上了眼睛,紧紧的咬着牙。


这一晚,是金锋重生的第一晚,这一晚金锋一夜没睡。


原本在心里的计划随着周淼的梦话全部打消。


所有的计划,全部打消!


“一百年前,为了那片破碎山河,我,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和希望……”


“谢谢你把我带回现在,如今山河依旧,国泰民安,时逢千古未有的梦寐盛世……”


“我,不用再背负那些虚无缥缈的责任……”


“我,要好好的,活一次!”


凌晨三点,周淼就悄悄爬起来,开着废品站唯一的一辆电三轮出门去赶早市。


早市说白了,就像是民国年间的古玩鬼市,都是见不得光的。


周淼干这一行快十年,路子比金锋还摸得熟络。


当初几兄弟一起出来,流浪街头,什么都干过,最后金锋选择了收破烂。


这,是唯一不需要本钱的行当。


辛辛苦苦好些年,也是因为这个废品站,四个兄弟各自分道扬镳,只剩下周淼跟金锋还在坚持。


天刚麻麻亮,东边翻起了鱼肚皮,哐当当熟悉的声音响起,周淼的电三轮回来了。


加大的货箱里上拉着十几圈的五芯电缆,粗有拳头。


周淼拖着一条废腿跳下车,麻利的关闭大门,在大油桶里点上火。


吃力的的从车上拖下电缆,熟练的将电缆锯成一米一节,随即丢进大油桶里。


大油桶里的火加了废机油和柴油,染得很旺,一股浓浓的黑烟冲天而起,塑料的焦臭铺满四周。


金锋静静的看着周淼老练一逼的动作,轻轻的将烟蒂踩在地上,狠狠的搓。


时间指向七点,油桶里只剩下澄亮亮的铜芯。


周淼早已煮好了稀饭,端了一大锅出来,冒出腾腾热气。


就着咸菜和馒头,呼哧呼哧的大口吞咽。


八点多钟的时候,满空的焦臭还残留在半空,王大妈带着一帮子人到了废品站,前前后后走了一圈。


废品站临时关停。


如果要再开,必须先补办好手续,按照程序走。


“锋哥,现在怎么办?”


周淼站在五米高的破烂山上,看着堆满的破烂,静静的问金锋。


金锋换了身最干净的衣服,拎着一个塑料包,淡淡说道:“天塌不了!”


“看着家。”


走出废品站,金锋骑着板车去了草堂。


草堂的名气极大,这里是诗圣中流寓成都时的故居。


杜甫先后在此居住近四年,创作诗歌两百多首。


唐末诗人韦庄寻得草堂遗址,重结茅屋,使之得以保存,宋元明清历代都有修葺扩建。


挨着草堂的旧货市场名气就比不上诗圣,原先地方极小,后来经过扩建,面积颇大,每一间门脸都得有送仙桥的两倍。


草堂、送仙桥和文殊坊并称锦城三大古玩城,草堂的设施最完善,摊位最多,还建得有大棚区,不用遭受日晒雨淋那份罪。


人气虽然比不了送仙桥跟文殊坊,但靠着草堂的名头,接待些五湖四海的游客,光是卖纪念品都能赚得盆满钵满。


一千五百万的准一线大城市,每一处地方都是人山人海。


大棚区里摊位很规整,摆放的工艺品跟送仙桥的差不离,大多都是文玩类的手串,文玩核桃以及烂大街的车珠子。


木雕、竹雕、漆器好些个都是大件货,有一排摊位是专门的玉石区。


金锋也就远远的望了一眼,没有过去。


站在十几亩的大棚区中央,金锋微微失神。


这是自己从来没想过的真正繁华盛世,就算是做梦也未曾梦见。


一百多年前,随便一个弹丸小国开着一艘战舰,轰上两炮就能割地赔款,只有真正生活在那个年代,才会懂得什么叫做屈辱。


大棚区过去,是整齐划一的门脸楼,门脸上挂着各式各样的招牌,楷书、行书、隶书、篆书。


门脸内的装潢也是古色古香,各有特色。


奇石斋过去,金锋进了一家叫做三苏收藏的古玩店。


这家店由两个门脸组成,面积得有八十平米,分上下两层,装潢带着明清风格,博古架和一些家具的摆设布局也有些考究。


凉悠悠的冷气迎面扑来,刚进门脸的左侧,摆着一盆富贵竹,右边是一个仿古的鱼缸。


这是典型的风水招财摆设,金锋暗自在心里点头。


随眼一打,店铺里博古架上摆着的一些瓷器尽收眼底,正面挂着四幅装裱好的字画,梅兰竹菊四君子。


落款是近代的一个人,金锋自然不了解。


角落里放着一块长两米多的功夫茶茶桌,直径一尺的树墩做的天然圆凳上,坐着两个人,悠悠闲闲的品着茶,低低的细语。


金锋站在门口没几秒,门口的红木仿太师椅上站起来一个少妇。


少妇三十来岁,身材倒也没走样,穿着一件黑色露肩长裙,妆化得很浓,一张猩红的大嘴如同鲜血一般,红得吓人。


两只眼睛上下一打量金锋,撇撇嘴,不冷不热的说道。


“你干什么的?”


虽然自己换了最干净的衣服,最好的鞋,但在对面少妇眼里,自己依然不过是区区不入流的一个路人。


这让金锋有些不舒服。


“收东西不?”


金锋淡淡说道。


冰冷冷的话让女人微微一愣,说道:“当然收。”


“你有什么?”


金锋将塑料袋掏出来,轻轻一抛,稳稳的落在方形茶几上。


少妇捡起塑料袋凑近了一看,咦了一声。


伸手招了招,叫学徒工送来手套,将塑料袋里的铜钱取了出来,挨着挨着放在方桌上。


随后又拿来了游标卡尺,先量了每一枚铜钱的尺寸。


少妇有些意动。再次大咧咧的招招手,又叫学徒工取了独眼放大镜,就是戴在眼睛上的那种。


这种放大镜金锋早已见过,那时候天都城跟大魔都钟表匠戴的就是这个。


少妇在测量过铜钱尺寸之后,又拿了高倍放大镜仔细看完,足足花了半钟头。


这个时间段,少妇也没叫人来招呼金锋,金锋就只能站着。


好不容易鉴定结束,少妇却又做出了一个令金锋想不到的事来。


叫学徒工拿来平板电脑,调开一个图片文档,将每一枚钱币挨着跟图片上的钱币相对比。


一来二去,大半钟头没了。


这边少妇在看钱币,另外一头角落里,两个男人里的其中一个叫了声小宋。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