捡漏 0032 因为,我有这个

  葛老神医默默点头,微微一笑:“昨天我的宝贝女儿回来,她告诉我说,她遇见了一个高手。”

  “使鬼九针的高手!”

  “这还是我女儿第一次在我跟前提起一个男人。”

  “你,很不错。”

  “没想到鬼门竟然还有传人。你很让我意外。”

  此话一出,那些个专家教授们勃然变色,有的甚至脱口叫喊出声。

  闫家的人也纷纷停住了脚步。

  鬼门他们在钟老太爷那里也听说过,钟老太爷对其的评价依旧历历在耳。

  传自道尊张道陵,勘称神技,远在精绝十三针之上,可惜,在百年以前就早已失传。

  没想到,眼前的貌不惊人的收破烂的小子竟然是鬼门的传人。

  专家们目光呆滞,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。

  自己师父的话语让在场每一个专家们都感到羞愧难当,无地自容。

  如果不是自己师父亲口说出来,任谁也不会相信,这个收破烂的竟然是鬼九针的当世传人!

  鬼门九针,那只是传说中的存在。

  跟金锋相比,自己还真的只是老鼠,连大号的都算不上。

  闫家上下重又燃起了希望,就连软做烂泥的闫开宇妈妈也强自站了起来。

  一旁的闫家老爷子再也不忍不住了,颤声叫道:“金先生。刚才闫某有眼不识泰山,怠慢了高人。请您原谅。”

  “既然您是鬼门当世传人,闫某恳求金先生出手救我小孙。”

  “只要救活我小孙,闫家家产随你享用,闫家上下随你差遣。”

  “绝无二话。”

  闫开宇的爸爸妈妈哭着大叫:“金先生,请您出手。”

  “求您了,我愿意我用的命还我孩子。你不知道,当初我为了怀他,有多么的辛苦。”

  “求求你了!”

  闫开宇妈妈说着就要给金锋跪下去。

  金锋侧身闪开,面色肃穆,沉稳说道:“很抱歉。鬼门针法,无法治好闫开宇的凝血症。”

  “因为他的凝血症已经到了末期。”

  这话无疑如晴天霹雳那般,打得闫家上下绝望透顶。

  闫开宇爸爸大声叫道:“可是,可是,你刚说的,你能救活小宇,你明明说过的。对不对?”

  金锋重重点头:“对!”

  “我说过,我能救活他。”

  众人又被金锋这话给弄迷糊了。

  葛老神医神色异动,轻轻颔首说道:“那……”

  “只有那个方子能救活闫开宇。”

  葛老神医面色激动,点头说道:“对。没错。若我年轻三十年,精绝十三针下去,我有一半的几率医好小宇,现在……”

  葛老神医神色有些暗淡,肯定了金锋所说的话,又轻声说道:“钟老太爷说过,能救小宇的,也只有那个方子。”

  “可惜,上面的药,配不齐。”

  金锋点头:“我看了方子。的确配不齐。”

  葛老神医有些疑惑,迟疑的问道:“那你……”

  金锋朗声说道:“药配不齐。那是因为,现在已经没了一样主药。”

  葛老神医黯然点头:“没错。没了那味主药,那方子也就失去了意义。”

  “这些年……这些年……”

  金锋也有些同感,轻声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没了那味主药,方子就没有意义。”

  顿了顿,金锋说道:“必须要找到那味主药。。”

  葛老神医跟闫家上下顿感失望,心头冰凉。

  闫老爷子黯然神伤,带着哭音:“那味主药,那味主药已经绝迹了很多年,我花了很多钱,打了许多广告,就是找不到,找不到呀……”

  葛老神医也点头长叹。

  “宋代的方子是唯一的记录,还有你说的赵震道的《百难症》也有记录,这味药,我的确也没什么印象……”

  旁边刚才被金锋打击得羞愤欲死的姚树立又站了出来,厉声大叫。

  “姓金的。医得好也是你,医不好也是你。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  “告诉你,虽然你是鬼门传人,但这里绝不是你卖弄张狂的地方。”

  “武无第一,文无第二,既然你夸下了海口,那就拿出真功夫给大伙看一看。”

  “也让我们这些你眼睛里面的井底之蛙见识见识你的真本事。”

  这话说得很大声,葛老神医的徒子徒孙们神色各异,有的低头,有的去拉这人的手。

  更多的人则是站在这人身边,齐刷刷盯着金锋。

  葛老神医脸色顿沉,难得的露出一抹怒色。

  葛芷楠却是早已暴怒,当即就要跳了出来。

面对这些人的挑衅,金锋慢慢转过身来,冷冷说道:“你们这些自以为学了几十年的中医就天真的认为懂得了整个世界。”

  “在我眼里,你们不过是一群不学无术的渣滓。”

  “老祖宗的东西被你们丢光,老祖宗的脸都被你们丢尽。”

  这话可把这些个老中医都给得罪了,愤怒的望向金锋,纷纷破口大骂。

  金锋的手慢慢地从包里伸出来,手里多了一株褐色的植物。

  “既然你们说了,那我,今天就让你们知道,什么才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真正精髓。”

葛老神医抬头定眼一看。

  金锋手里握着一株一尺来高,浑身褐色的植物。

  葛老神医呆了呆,忽然间上前几步,颤声叫道:“这是?这是?”

  金锋说道:“我说过,我能医好闫开宇。”

  “因为,我有这个。”

  “熔血草!”

  熔血草三字一出,全场众人猛然大震。

  葛老神医定在原地,顿时张大了嘴,假牙都掉了下来:“熔血草!?”

  闫家老爷哗的下瘫倒在地。

  金锋身后传来一个女鬼般的尖叫。

  “熔血草!?”

  而闫久明一家子人更是呆立当场。

  闫开宇的爸爸妈妈就如同被五雷轰顶那般,浑身哆嗦,颤声叫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有熔血草?”

  “你怎么会知道……你怎么会知道熔血草……”

  “你怎么会知道……你怎么会知道……”

  跟着一步迈到金锋跟前,两口子急切的语无伦次的叫喊。

  “熔血草,对,熔血草,这就是熔血草吗?”

  “是它吗?”

  金锋平静说道:“对。”

  “这就是熔血草。”

  “绝迹两百年的熔血草。”

  此话一出,全场沸腾。

  闫家上下喜极而泣,互相抱着跳着,歇斯底里的疯狂大叫,哪里还有一点富家子弟的样子。

  葛家的名医教授们蜂拥上前,将金锋围在其中,瞪圆了眼睛,一眼不眨的盯着金锋手里的干瘪植物。

  对金锋发难的姚树立身子簌簌发抖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葛老神医此时也站到金锋跟前,带上眼镜把熔血草看了又看,有些意动,更有些犹豫。

  在宋刻版孤本里方子上记录了熔血草是主药,但熔血草这名字,在场的名家教授老中医们却是连听都没听说过。

  眼前的这株植物虽然有些特别,但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。

  这时候,名医教授们突地下发哎呦哇啦的痛叫,只见葛芷楠恶狠狠的抓住自己师兄的肩膀、衣服毫不留情的往外扔。

  葛芷楠冲进人堆里,仔细看了看金锋手里的植物,突然大叫:“你说这是熔血草?”

  金锋对葛芷楠真的没有半点好感,点点头没说话。

  “你说它是就是了?”

  “别以为带着一个我们认不得的干货来,就可以胡说八道。”

  “告诉你,这要是假的,你会死得很难看。”

  外面的姚树立顿时眼睛一亮,嘶声的大叫:“对。小师妹说得对。”

  “你说这就是熔血草就是了?你有什么证据。”

  金锋漠然说道:“我的下场用不着你关心。”

  葛芷楠顿时语塞哑口无言,继而眼眶一红。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