捡漏 0005 记得刷牙



“谢谢美女,谢谢老板。”


“谢谢你啊大兄弟。”


双手恭恭敬敬的去接钱。


正待去接钱,只听见边上有个闷闷的声音传来。


“何猴子,开张了啊……”


“什么玩意值一千块呐?”


摊主转头一看,笑容满面,两眼放光。


围观的藏友和路人纷纷转过头去。


只见一个高高大大、年纪约莫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站在那里。


男人满脸横肉,长相特凶恶,左手手挂着一串暗黄色的二点零手串,在太阳下反着眩光,就像是玻璃一般。


右手正在盘玩着一串暗红色的十八子念珠,中指上带着一枚银包红宝戒指。


穿了一身阿迪短袖,脚下却是一双人字拖,胸口上挂着的一串零点八的大金链子。


金链子的末端,赫然是一块阳绿翡翠大方牌。


上上下下、标注的土财主装扮。


但见这个男人,摊主顿时眉开眼笑,弯腰叫了声:“哎呀喂,余老板,余专家,可好久没见着你了啊……”


余老板大刺刺的嗯了一声,一双死鱼眼睛高高的凸起,肆无忌惮的盯着曾子墨。


眼前的这女子美得不像话,瑶鼻杏眼樱桃嘴,小腰盈盈一握,完美无瑕的身材,看到曾子墨,余成都只感觉自己这辈子都白活了。


火辣辣赤裸裸的目光刺得曾子墨浑身不舒服,看了看这个男人,蹙眉轻皱,往金锋身边靠了靠。


“嗯,今儿有空,过来瞅瞅……”


余老板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曾子墨身体上挪开,曼声说道:“淘换到啥好物件没有?”


“拿过来给哥瞅瞅……”


“哥,不差钱!”


边说,边故意的往曾子墨这边看,样子很是自满。


摊主何猴子谄媚的应承:“都是些原先的物件,您都点评过的……”


“倒是这位美女手里的烟杆是前天西城区淘的……”


“余老板是行家,您给瞅瞅?”


“哦!?”


余老板顺眼望过去,眯起了眼睛,嘴里轻轻咦了声。


“像是和田玉的烟嘴啊。”


“沁色自然,包浆也是老的。”


边说,余老板上前来,色色的笑说:“美女,能让我过过手不?”


曾子墨手握烟杆,转过玉首,玉脸上带着一丝蕴怒。


这个男人太没素质。


见着曾子墨不理会自己,余老板倒也不生气,反而凑近了脑袋,仔仔细细的打量曾子墨手里的烟杆。


“吔,有点意思啊这烟杆……”


“烟锅圆,烟杆扁,烟嘴白,铜绿铜锈天生自然……至少也得到民国了……”


围观的人听了余老板这话有些意动。


要知道,现在这年月,别说民国的玩意,就是改开前的玩意都能叫古董了。


摊主何猴子一听,眨巴眨巴耗子般的小眼睛,呐呐说道:“真的是个物件呐?”


这句话暴露了自己的无知,边上好些个摆摊的商贩全都围了过来,鄙夷的看着何猴子。


都是在送仙桥混生活的商贩,谁谁谁的摊位上有什么,大伙心底都清楚。


在现在全民收藏的年代,就连一楼二楼那些个大门脸大商铺里都没一件真货,何猴子这个地摊上……


那就更不用提了!


没想到,这个何猴子还真有个民国的物件,这倒让其他商贩们有些意外。


余老板这个人,送仙桥里大多老商贩都认识。


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原名叫余成都。爷爷那辈是清水袍哥人家,家境殷实,很早就是拆二代,后面锦城大发展,一千多万的人口挤在一起,光靠那些茶楼商铺火锅城都能躺着吃到老死。


吃穿不愁,就好文玩古玩这一口,养了一群跟班小弟,美其名曰朋友弟兄,每天不是钓鱼麻将就是旅游聚会,过得很是潇洒。


余成都还有个外号叫余专家,送仙桥里好些个商贩都是他的粉丝,从侧面也证明这个余成都有两把刷子。


他祖辈是开当铺的,家里藏的东西不少,从小耳读目染,倒有些眼界。


听见余成都一口道出这烟杆的年代,众人也有些惊奇。


这当口,余成都看着烟杆上那jb两个英文字母,不由得咝了声,皱紧眉头,摸着下巴自言自语。


“jb!?”


“捷豹?!”


“结巴!?”


“劲霸!?”


“咝……”


“这个是啥子意思喃?”


“明明烟嘴跟烟杆包浆都差不离,铜绿铜锈也是老的,烟嘴年代至少也得有一百年了……”


“可……这jb又是个啥意思?”


“难道是烟杆的牌子?”


余老板身边的几个跟班小弟凑趣的讨好接话。


“鸡扒牌烟杆!?”


余成都回头就是一巴掌,怒道:“鸡扒个锤子。”


“你才是个鸡扒。”


“你听见过有叫鸡扒牌的玩意没有?”


挨打的跟班捂着肿起老高的脸,嗳嗳嗳的苦笑着,满脸苦相。


周围的摊主和路人们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。


余成都抠着光秃秃的脑袋,眼睛眯成一条线,皱眉苦脸,似乎已经陷了进去。


“难道谁叫jb这人!?”


“嗳,我说,这烟杆你卖了多少。”


何猴子比起了一个手势:“一千。”


“呃……一千块!?”


“倒也不算贵。也不离谱。”


余成都点着烟来,曼声说道:“我出一千五。给我包起来。我拿回去慢慢琢磨琢磨。”


听到这话,何猴子顿时眉开眼笑,不住点头。


“余老板就是大气。”


余成都倒也不客气,挥手叫人拿来手包,开始数钱。


何猴子则转向曾子墨,呵呵说道:“美女,不好意思,对不住,这烟杆人余老板要了……您……”


曾子墨怔了怔,娇声说道:“何老板,这烟杆你要卖两个买家吗?”


何猴子呆了呆,嘴里啊啊两声,灿灿笑说:“这不是……不是……”


“人余老板那个……”


“嘿嘿……对不住您了……”


曾子墨紧紧的抿着嘴,瑶鼻轻哼。


余成都嗯了一声,笑了起来,满脸横肉堆在一块。


色眯眯的打量着曾子墨,咂咂嘴戏谑叫道:“怎么?”


“美女你也想要这烟杆?”


曾子墨看也不看余成都,对何猴子娇声说道:“何老板,做生意讲的诚信,我先拿到的烟杆,我已经付钱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
何猴子面色难堪,嘴里打着哈哈。


余成都却是色色的笑着说道。


“要我说,这样的旧家什还真不适合你这样的黛玉妹纸……”


边上的人全都哄笑起来,看曾子墨的眼神中充满了猥亵和欲望。


曾子墨玉脸一下红潮涌动,杏眼水雾蒙蒙,羞恼异常。


红扑扑的脸蛋在阳光下更显娇嫩,都快滴出水来。


胸口起伏不定,那高高的连绵应在众人眼底,无数人暗地里吞着口水。


余成都粗鲁不堪的话语令自己羞愤难当,自己这个天之骄女何时受到过这样的调戏当当中侮辱。


莲藕般的手轻轻颤抖,更显苍白。


没有半点犹豫,当下就要丢了烟杆。


这时候,一只黑乎乎的手握住了曾子墨的玉臂,轻声说道:“你不放手,谁也拿不走。”


金锋的话语传入曾子墨耳内,不知道为什么,曾子墨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下来。


侧首看看金锋,轻轻嗯了一声,将手里的烟杆握得紧了些,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手臂就在金锋黑乎乎的手里握着。


余成都哦了声,漫不经意的扫扫民工打扮的金锋,鼻子里哼了一声,满是轻蔑。


“哎呦喂,美女出门还带着保镖的啊……”


“电影里都是道士下山,我看你倒像是个农棒子下山……”


金锋瞥了余成都一眼,冷冷说道。


“吃了大便记得要刷牙!”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