捡漏 0025 What!?



金锋停下车一把按住板车,用力往前推,一直推到居委里的主路上。


拐子爷坐在金锋特制的铁箍里,三根手指冲着金锋比划着,嘴里桀桀的大笑。


“没事,拐子爷。这条路迟早要修。”


转过头来,李旖雪却是推着自己的板车过来。


“谢谢你锋哥。”


李旖雪坐在水泥路边,脱下自己的鞋,用一根冰激凌的片子,一点一点的刮着鞋上的泥。


虽然她是乞丐,但动作却是无比的优雅得体,举手投足间身上流淌出来的那种气质,足以颠倒众生。


“锋哥。你坐啊。我给你脱鞋刮泥巴。”


柔柔糯糯的声音如天籁传入金锋耳内,激荡着金锋的心。


“不用。”


李旖雪娇声说道:“那你不用脱鞋。”


蹲在金锋脚下,李旖雪轻轻柔柔的挂掉金锋鞋上的泥巴,从包里掏出卷纸把泥浆擦得干干净净。


笑着站起来,静静的站在金锋眼前,柔柔望着金锋,瑞凤双眸里,那深深的情意毫无保留的流露出来。


“路上小心点,过马路看灯。”


“别去车站,要开学了。那些学生很较真,会看你的学生证。”


金锋回避李旖雪不去看她,点上烟轻轻说道。


“注意安全。”


李旖雪高翘精致的瑶鼻轻轻应着,从书包里掏出一块薄薄的红色面膜,粘在自己的左脸上。


一阵捣鼓,李旖雪已然从倾城倾国的绝世美女变成了面容丑陋的女学生。


拍拍自己的校服,李旖雪抿着嘴冲着金锋笑了笑,低低说道:“安全了。”


金锋点点头,踏上板车,李旖雪欲言又止,轻轻叫了声:“锋哥。”


金锋回头,轻声说道:“还有什么事?”


李旖雪咬着唇,笑了笑,摇头。


金锋冷冷说道:“有事就说。”


李旖雪单薄的身子一滞,低着头,轻轻说道:“锋哥,我好像……看见……阳伟了……”


金锋蓦然大震,双瞳顿时收紧,紧紧的握着车把,血往脑门冲,沉声叫道:“什么时候?”


“前天,在绕城出口。”


金锋脑子一阵混乱,深深呼吸,沉默半响,用力把烟蒂往路边一丢,嘴里淡淡说道。


“我知道了。你小心点。”


时隔五年,阳伟的名字再次出现,金锋只是震惊了一阵,随即丢在脑后。


李旖雪看见阳伟的事金锋并不意外,阳伟给李旖雪造成的伤害一辈子都是她的阴影。


金锋给阳伟的伤害,也足够阳伟铭记一生。


阳伟要是再敢来搞事,正好新仇旧恨一起算。


蹬了一个半小时,到了老城区。


老城区里有家叫做泰华堂的中医馆,在锦城可是鼎鼎大名,坐诊的是赫赫有名的葛老神医。


葛老神医是上了医书、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国手,仁心妙手,威望极高。


当年张献忠在锦城建立大西王朝,连连征战,巴蜀两地十室九空,杀得人头滚滚,尸山血海。


在蜀王宫的废墟中,有一块高七尺,宽三尺,厚八寸的花岗石圣崳碑,上面赫然刻着一排大字。


“天生万物以养人,人无一物以报天,杀杀杀杀杀杀杀。”


落款为大顺二年,即公元1645年。


这就是最耸人听闻的七杀碑。


后来也有专家和学者对此提出了质疑,张献忠到底有没有屠戮巴蜀两地的百姓,也一直争论了很多年。


真相是什么不得而知,但有个传说却是实实在在,到现在都还流传在锦城大街小巷的茶馆里。


那就是张献忠曾在泰华堂门口给葛家的先祖跪下磕头,感谢他的救命之恩。


泰华堂存在了三百多年,见证了几个朝代的更迭,名声在外,三百多年来屹立在锦城,到现在俨然已经成为了锦城特有的一道风景。


改开之后,泰华堂也是第一批入选全国百大中医馆的医馆之一。


葛老神医也是全国第一批五百名老中医,名列前十。


真正的国手!


号称针王!


不同其他中医馆,泰华堂很早就建了自己的全资医药公司,做的都是自己家方子的中成药,公司很早就上市,产值相当惊人。


除了医药公司,葛家还有自己的两所医院,在整个大西南也是相当有名,口碑极佳。


金锋在锦城呆了十年,大大小小每个角落都一清二楚,也知道葛家坐堂的时间和规矩。


葛老神医已经九十高龄,早已不再坐堂,由他的小儿子葛开济接替。


葛家坐堂的时间跟其他医院医馆不一样,是按照农历来算的。


每逢初一、初七、十五、二十三这四天由泰华堂董事长葛开济亲自垂堂坐诊,其余时间则由葛开济的师兄弟和子孙辈接待。


泰华堂占地极大,前后有五进,经过三百多年几次扩建,建筑达到了惊人的面积。


现在的泰华堂除了是国内十大中医馆之外,还是锦城著名的历史文化古建筑,拿着牌照的重点保护建筑。


门口牌匾也是传了好多年。现在挂在门口的是仿制品,真的牌匾早已作为文物珍藏在泰华堂的私人博物馆里。


泰华堂不缺钱,也不在乎那点门票,这个私人博物馆一般不对人开放。


今天是初七,正是葛开济坐堂的日子,等着看病求医的人山人海,很多人早早的就在门口守着。


金锋到了的时候,在取票机取了票,已经排到了五百名以后。


拿到票的金锋却是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在等候区等着,而是从板车上取下了喇叭。


“失物招领,失物招领……”


“本人昨天中午在黄泉路中段拾得老式针盒一个,针盒款式老旧,内有毫针三组,望失主前来认领。”


“失物招领,失物招领……”


喇叭里是自己录好的台词,一经播放,顿时引起现不小的轰动,众多来看病求医的纷纷侧目,怒视金锋。


金锋却是跟个没事人似的,叼着烟站在板车前,如一根标枪般的挺立。


收破烂的标准配置让很多人对金锋都报以鄙视,却没有人站出来指责。


喇叭的声音开得很大,等候区的人们实在受不了,这回终于有人出来了。


来的是个中年人,大约四十来岁,到了金锋跟前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叱喝。


“小伙子,你喇叭给我关了,这是中医馆,不是菜市场。”


金锋不理不睬,却是将声音调到最大。


中年人嘿了声,指着金锋骂了两句,跟着叫了几个人出来。


“叫你把喇叭关了啊。听见没有?”


“再不关,我收了你的喇叭。”


金锋抬手把喇叭关掉,瞥瞥中年人,冷冷说道:“我找葛关月。”


中年人微微一怔,笑出声来,冲着金锋拿腔作势的训了起来。


“我师祖的名字也是你叫的?”


“也不瞧瞧你那德行,还想见我师祖!?”


“你以为你是谁啊?啊。告诉你,上次港岛李家李老先生来锦城问诊,也是提前三个月托了关系才见着我师祖的。”


“你算什么东西?!”


周围的病人们也深以为然,葛老神医的名头响亮,只给大首长看病,一般人想见他,简直奢望。


眼前这个收破烂的竟然大言不惭要找人葛老神医,简直就是傻逼般的行径。


mdzz!!!


众人看金锋的脸色都报以一丝同情。


想见葛老神医想疯了。


金锋将烟蒂丢地上,淡淡说道:“你说了不算。去告诉葛关月,他要不见我,出了事别后悔。”


这话听在众人眼里无疑是个天大的笑话,中年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就当遇见个神经病。


“原来是个神经病……”


挥挥手叫道:“小伙子,你走吧。啊,以后别上这地方来,我就当你没来过。换做别人我就叫警察来跟你讲话了。”


金锋沉声说道:“既然这样,那就别怪我。”


“葛家的精绝乌金针,相信会卖个好价钱。”


跳上车就要走,旁边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。


“what!?”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