捡漏 0022 这也叫家!?



周淼咬咬唇,低低说道:“没……没了……”



“我中午懒得做饭,都吃了……”



两米外、破旧的桌子旁,冷傲的傲哥鼻子里哼了一声,斜着眼睛看着金锋,却是在一秒之后,转身进了小屋。



再出来的时候,傲哥端着一个汤盆,汤盆里码着五个冷冷的老面馒头。



当着金锋的面,傲哥将汤盆砸在板凳上,冷冷说道:“你的馒头。”



金锋走了过去,拿起筷子插了个馒头,就蹲在地上一口下去,一半馒头在嘴里包着,艰难的吞咽。



“锋哥……你……”



周淼站在一旁,小心翼翼的说话。



傲哥鼻子里发出不屑的冷哼,一脚将板凳踢到金锋跟前,自己就坐在金锋身边,嘴里冷笑。



“三水,他不吃,我们吃。”



周淼嘴里小声的应着是,慢慢的移动脚步,眼睛却是一直看着金锋。



傲哥却是根本不在乎金锋,大马金刀翘起二郎腿,大脚丫子就放在金锋的额头跟前。



冷冷的招呼周淼坐下,端着啤酒跟周淼重重的碰了一下。



“喝!”



一口气干掉半瓶,筷子重重一敲酸菜鱼面盆,冷冷叫道。



“吃!”



周淼勉强喝了一口,嗯嗯点头,夹起一块巴掌宽的回锅肉放在碗里,轻轻递在金锋身边。



黄黄肥腻的回锅肉,黄油一滴滴的滴在金锋的脚下。



“锋哥,连山回锅肉……你尝哈……”



金锋闭上眼睛,抄起身边五斤重的太空杯,冷冷叫道:“滚。”



周淼瘪着嘴,低着头,默默的将碗收了回来。



傲哥却是根本不管金锋,大口喝酒大块吃肉,轻蔑的叫道:“不吃就滚进去。别碍老子眼睛。”



金锋腾的下站起来,端着馒头,拎着太空杯就进了屋子。



周淼转过头来,蚊子般的声音低低叫道:“傲哥……你……”



傲哥却是连眼皮都没抬一下:“饿死他狗日的。”



“我们吃。”



周淼嗯了声,嘴里不停夹着肉,眼睛却一直盯着屋子里的金锋。



“锋哥,你要吃什么叫一声,我给你端进去。”



“锋哥,酸菜鱼是冷水鱼,味道巴适。”



“锋哥,你喝瓶啤酒嘛……”



“还有兔儿脑壳,傲哥今天才卤的。”



边叫边吃,瞬间,四个兔儿脑壳全变成了骨头架子。



傲哥一边吃一边喝,转眼三瓶冰冻啤酒下肚,大大的打了个酒嗝,点上二十五的软云,吞云吐雾。



第四瓶啤酒去了大半,傲哥从包里摸出一叠钱砸在周淼跟前。



“老五老六高三学费。收着。”



周淼愣了愣,轻声说道:“我跟锋哥攒得有……”



傲哥叼着烟,生硬的说道:“用老子的。老子能挣钱。”



周淼说道:“傲哥,你也不容易,环保整改,你的生意不是很好。”



傲哥一只脚放在板凳上,昂着脑袋,冷笑说道:“小事。改个环保灶就行,最近吃烧烤的少了,老子的夜排档生意爆火。”



“一天四五百纯利润,赚得飞起。”



周淼看着桌上不低于八千块的红钞,犹豫不决,轻声说道:“这钱你还是留着吧,娅娅那边你还得花钱。”



傲哥脸色一顿,没好气叫道:“老子叫你拿着就拿着,那么多废话。妈逼周三水你现在怎么也这么墨迹。”



周淼吓得低下头去,唯唯诺诺,不敢说话。



傲哥一口气干了第四瓶酒,脑袋歪一边,斜着冲屋子里的金锋瓮声瓮气的说道。



“我今天来,说两个事。”



“老五老六高三的学费我出,生活费你们出。”



“再有一个,老大马上要出来了。出来以后,老大跟我做夜排档,我把老大带出来,以后他开店,我出钱。”



话刚说完,屋子里就飞出来一个汤盆,重重的砸在桌子上。



顿时间,桌子上的几盘好菜被打得七零八落。



跟着金锋大步出来,阴沉着脸,低吼叫道:“丹哥出来跟我们收破烂。跟你没关系。”



“啪!”



回答金锋的是一瓶啤酒砸在地上,玻璃碎渣飞溅起来,四处都是。



傲哥长身站起,寒声说道:“老大跟你没关系。”



金锋怒视傲哥,嘶声叫道:“跟你没关系。”



傲哥怒吼大叫:“跟你才没关系。”



金锋厉声大叫:“我给丹哥买房子。”



傲哥咆哮狂吼:“你有鸡巴的钱买房子,你特么连自己都快养不活了。”



两个人都怒目相视,额头青筋毕露,眼睛里充满了怒火。



啤酒泡沫跟无数唾沫混杂在一起,从两个人的脸上,身上滴落下来。



周淼吓得站了起来,颤声说道:“别吵,别吵啊,锋哥,傲哥,有话好好说,都冷静点。”



“冷静你妈逼。”



金锋跟傲哥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叫道。



金锋抬手指向傲哥,却被傲哥一巴掌拍开。



金锋再抬手起来,大声叫道:“丹哥要跟谁,你龙二狗说了不算。这里,才是丹哥的家。”



傲哥冷笑环顾四周,尖酸刻薄的叫道:“就你这破地方也叫家?”



“也配叫家?”



金锋大声说道:“叫不叫家跟你没一毛钱关系。我这里脏,我这里臭……但老子这里还有兄弟,还有帝都山相依为命十几年的兄弟。”



傲哥重重的呸了一口,冲着金锋竖起中指,脖子通红,厉声大吼。



“金老三,你特么少拿兄弟说事。”



“张丹为了你进去,判了五年……整整五年,他这辈子都特么毁了……”



“这就是你从帝都山带出来的兄弟。”



“他为了你,这辈子都毁了!”



金锋爆吼出口:“老子赔丹哥,老子赔他!”



傲哥丝毫不示弱,同样的厉声狂叫。



“你特么赔不起!”



“拐子李的孙女到现在都特么不敢承认是阳伟强奸她。有种你叫李旖雪去跟警察说清楚啊。”



金锋哑口无言,睚眦欲裂死死盯着傲哥,握紧双拳。



傲哥的两只眼睛都快喷出火来,一眼不眨的盯着金锋。



桌子上菜油横流,酸菜鱼流满一地,红烧肉倒了半盆。



金锋身子都发抖,努力调整自己的气息,指着大门叫道:“滚。”



“这个家不欢迎你。”



傲哥冷笑说道:“老子凭什么要走?你有什么资格赶老子走?”



“这里老子同样有一份。”



“哐当!”



一声闷响。



金锋一把抄起啤酒瓶,反手横打,重重砸向傲哥胸口。



势大力沉,带着一股沉重的呼啸。



傲哥眼睛一凛,抬脚横扫。



残影一晃,劲风扑面!



“波!!!”



只听见一声爆响,满瓶啤酒瓶被傲哥一记鞭腿硬生生的踢爆,碎渣满天乱飞。



傲哥单脚立地,穿着人字拖的右脚高高的定在半空,冷笑起来。



“怎么着?还想跟老子打一架是吧?你特么打得过谁?”



金锋满脸满身都被啤酒浸湿,泡沫从头上慢慢的的流淌下来。



脚上好几处都被玻璃碎渣划破,血流满地。



一把抓起桌上的盘子,狠狠的就把泡凤爪砸成稀烂。



傲哥哈了声,露出阴冷的笑脸,大马金刀的坐下来,指指桌子。



“砸!”



“尽管砸。”



“使劲砸。”



金锋一脚将一个啤酒空瓶踢飞出去,蹲在地上,一言不发。



垃圾满堆的院子里,空气异常沉闷,浓浓的火药味充斥半空,静得可怕。



周淼身上全是油污碎渣,手里还拿着最后一只泡凤爪。



默默地把凤爪扔桌上,拿起扫把默默的收拾残局。



“傲哥,锋哥,你们都别吵了。丹哥回来,让他自己选吧。”



“要开学了,老五老六今年要考大学。他们读的网班,成绩都是全县前十。考一本肯定没问题。”



“老五今天还打了电话给我,他跟老六在家里天天采松茸和鸡枞,今年天气不好,松茸价格高。”



“老六叫我们不用担心钱,他们采的山货就能卖够学费。再加上奖学金,连生活费都省了。”



“咱们几兄弟没出息,老五老六一定能考上大学,给我们争气。”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