捡漏 0015 假的!?



“雍正宝福局……”


“不多见啊。”


“嗯,水煮钱?!”


“刚出来的!?”


“嗯嗯……”


“还有嘉庆宝福局的……”


“嘿……五个福,厉害了啊小伙子……”


嘴里说着,手里的动作不慢,手套带上,取出钱币,一枚一枚看起来。


覃老也用了放大镜跟游标卡尺,但鉴定的时间却是比三苏堂那少妇短了许多。


不到十分钟,覃老把放大镜搁一边,将五福临门五帝钱摆一块,长长吁了一口气,微笑说道。


“五福临门。好久没见着了啊……”


“好玩意呀,品相难得这么好,做风水法器不二之选……”


“其他几枚五帝钱品相也还凑合,小伙子玩钱币还有一手嘛……”


“家传的?”


金锋淡淡回应:“筒子钱,开了以后自己洗的。”


覃老嗯嗯点头:“是个行家。现在的年轻人哦,都对老物件不感兴趣咯……”


“小伙子,你这要出手?”


金锋点头:“全部出手。”


“哦,准备卖多少?”


“你说。”


覃老点点头,眼睛里冒出一丝欣赏,似乎对金锋有些好感。


“这个店是我退休以后闲得无聊开着玩的,主要就是给老兄弟们和喜好古玩文玩的朋友们一个聚会交流的地方……”


“要说不赚钱那肯定是假的,我孙女在大魔都还供着房……嘿嘿……”


“这样吧,这套五福临门我给你找个老板,价格你们自己去谈……”


“剩下这些,我出三千。”


“你看看怎么样?”


金锋略微点头:“行。”


覃老有些惊讶,金锋的话语很简练,虽然穿着朴素,但身上那股子气势和气质却是看着非同凡人。


更叫覃老称奇的是,金锋的决断。


像现在伪娘成堆、小鲜肉泛滥的年代,金锋这样干练的小年轻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
呵呵点头说好,覃老叫看店的伙计拿了份合同过来让金锋签字。


金锋还是第一次见到现在的交易合同,轻轻一扫,一目十行,内容尽收眼底。


拿上笔龙飞凤舞签下自己的名字,递了回去。


“咝……”


当覃老看见金锋的签名时候,顿时咝了一声,两只眼睛都亮了起来。


“狂草……”


“咝,这……”


“金……金……锋……”


“好字!”


覃老再一次深深打量金锋,心里暗地惊讶。


很快,三千块钱就送到了金锋手里,覃老这时候冲着里面的一群老头大声叫道。


“哥几个,好东西来了。”


“五福临门,五帝钱。”


“真品。上佳。”


“有要的没?”


话音刚落,两张茶桌边上的十几个老头全都起身过来。


个个嘴里都嚷嚷着我要,我要。


就那么一套五福临门五帝钱,个个都想要,最后就只有一种法子。


价高者得。


随后各个老头的报价更叫人惊喜不断。


有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最是豪气,一口叫出了三万五的高价,成为全场第一。


老头拍着胸口大声说道:“我儿子有的是钱,他新办公室就缺一套五帝钱。”


“你们谁也别想跟我争。”


三万五的高价出来,其他人都没了言语,冲着老头洗刷了几句各自回座,继续唠嗑吹牛。


老头打了个电话,没二十分钟就有人送来了钱。


再次签了转让合同,金锋手里又多了三万五千块钱。


“小伙子,还满意吧。这个五福临门现在可是抢手货,平时也就八千出头,这套品相属于极品,也算是卖了个好价钱。”


“以后但凡有好东西,尽管送过来。我覃允华开的銭莊,只要是钱币,我都收。”


“当然,假的,我可不要,哈哈……”


拿了钱,金锋也不多话,冲着覃允华点点头:“覃馆长大气。”


也就在这时候,覃老的电脑传来了企鹅的滴滴提示。


覃老哟了声,笑着说道:“来了。嘿,是我的老同学,粤东省省博副院长王怀礼……”


“这么快就发过来,希望是个好消息。”


一旁坐着很久都不敢说话的孙林国顿时间跳起来,眼巴巴的看着电脑,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
覃老当着孙林国的面点开了文档文件。


传过来的是一张发黄发黑的信笺,上面的蝇头小楷,工整整齐,就跟印刷品一般。


信笺上盖了一方印戳图章,估计是年深日久,早已看不起图章上的字体。


不过这难不倒覃老。


先将信笺上的印戳图章放大,跟着彩印出来,接着两张信笺上的图章对比。


猛地间,覃老脸就白了。


身子呆了呆,手僵硬的放着。


“怎么样?”


“不对吗?”


孙林国见到覃老这般模样,嗓子都变了,双手轻轻颤抖,颤声问道。


覃老面色凝重,双手各自捏着一张信笺,沉吟半响,轻声叹息。


“孙先生,恕我眼拙。这东西,我看不准。”


“抱歉。”


一般古玩行里说看不准这话,那都是客气委婉的话,懂行的自然知道这句看不准的意思。


孙林国一下子瘫了,软软一屁股坐下去。


“连您都看不准?!”


“那就是假的咯。”


“假的,假的……”


覃老语气和缓,不疾不徐的说道:“给我这信笺的,是我在天都大学的老同学,现在是粤东省省博的副院长……”


“信笺上是雍正年间粤东省一个知县的奏折。上面的图章也是胆昭日月。”


“我同学的信笺肯定没问题,刚我比对之后,孙先生你的图章跟那册奏折上的图章,在纹理上有出入。”


孙林国呆呆问道:“什么纹理?”


覃允华耐心的解释道。


“在古代,无论是官家印玺还是私人印章,都是每个人最重要的凭证,更是每一位名家大家视为面皮脸面的象征。”


“古代的伪作和做伪比起现在来也不逞多让,因此,很多名家大家的私人印章在制作完成的时候,会故意的在印章刻一些特殊的纹理……”


“也就是相当于现如今的二维码和防伪标记。”


“这种处理在当时也是极为有效的防伪手段,一直沿用到了改开。”


“在我们这一行,每一个名家大家的图章和印章那是入门的必修课,当初我在燕大念书,光是记背那些名家印戳就足足花了一年……”


金锋在一旁听了这些话也暗地点头。


“改开以后,做伪的人越来越多,做伪的技术日新月异,做出来的东西连专家都得打眼。”


“尤其是在私人印戳上,电脑技术的发展,以前鉴定字画最重要的印戳和图章在电脑跟前,完全没了效用。”


“因为电脑可以把任何印戳的任何纹理都能仿造出来,纹丝不差。”


“所以,现在在字画鉴定这一块,名家的印戳和印章早已成为了过去式。”


“孙先生您的这方图章……你其实你也大可不必往心里去。”


“毕竟最为关键的印章实物我没看着,你手里也没有,我也只能根据您给的图章来判断……”


“最好的法子就是把实物找来。那就基本能一锤定音。”


孙林国压根没听到这话,神情恍惚,身子摇摇欲坠。


覃允华看在眼里,嘴里笑着安慰。


“我这个人说话口没遮掩,你是老薛的校友……”


“有得罪您的地方,还请您别往心里去。”


覃允华话里的意思很明显,那就是他自己看在老薛的面子上,实话实话。


孙林国哪里听得进这些话,闭目长叹,老泪长流,声泪俱下。


“这个畜生,败家子,败家子呀败家子……”


“我还不如不生他……”


“我真不该生这个小畜生出来……”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