捡漏 0023 前尘往事,不堪回首!



周淼的话如流水般流淌,静静的,无声的!


听到周淼的话,金锋深深呼吸,坐在地上点上了烟。


傲哥同样坐了下来,背对金锋,自己又点上烟。


空气有些沉重,让人压抑得不得了。


周淼拿着桌上的钱走到傲哥身边递过去,轻声说道:“傲哥,钱你拿着。做海报做广告,找娅娅。”


傲哥没好气的叫道:“现在都在网上找人,我加了几百个失踪人口群,群主都是义务建的,打广告不花钱……”


顿了顿,傲哥语气放缓,但话语依旧冰冷。


“钱给你拿着。你不是说废品站要办手续吗?这些钱拿去添补。”


一边的金锋冷冷说道:“废品站跟你没关系,你的钱拿起滚。”


傲哥手捏着烟指着金锋,大刺刺冷笑说道:“还是那句话,金老三,你特么没资格叫老子走。”


“别忘了当初卖了所有来锦城,用出去的每一分钱都有老子的四分之一。”


金锋冷冷说道:“我还你。”


“还你妈逼。”


傲哥火气又上来了,咬着牙,冷厉的说道:“三水说办个手续要十万,你特么压了那么多货,手里还有一万不?”


“还!?”


“说得你妈逼好听。鸭子死了嘴巴硬,少逞能。”


“十万块钱,你特么把你自己拆了卖零件都卖不够,还还老子的钱!?”


“你给我滚!”


金锋站起来怒怼傲哥。


傲哥完全没把金锋放在眼里,冷蔑轻笑,嘶声叫道:“还要老子说几次,你特么……”


这时候,院子门口出现了一个女孩。


惨淡的菊灯下,女孩的影子被拉得有些变形,九分清纯的脸上带着一分天然的魅惑,让人禁不住的生起怜爱。


冰肌玉骨,暗香浮动!


一身校服的女孩出现在院子里,暗淡的孤灯开始放出明亮的光芒。


“傲哥,你来啦。好久没见着你了。”


柔柔的话语似最清冽的山泉,涓涓的流淌在每个人心间,那声音似有一种魔力一般,院子里剑拔弩张的气氛悄然间消散无形。


傲哥瞥了女孩一眼,眼睛里迸出一抹厌恶和怨恨,却在两秒后黯然退却。


冰冷冷的应了一声,傲哥手指指着金锋鼻子点了好几下:“废品站你要是能开得下去,老子钻你裤裆。”


金锋一把狠拍下去,冷冷说道:“那你就给我看好。”


傲哥也不搭话,一脚将板凳踢到旁边,抄起短袖搭在肩上,大步走人。


女孩侧身让路,低着头,咬着唇,轻声说道:“傲哥有空多回家看看。”


傲哥鼻子里轻轻的嗯了下,算是回了话,出了院子门跳上一辆二手的五菱宏光面包车原地调头,乌拉拉的开走。


金锋蹲在地上,木然的抽着烟。


女孩小碎步的上来,看看院子里的满地狼藉,乖巧的捡起扫把打扫起来。


“李旖雪,这里不需要你。”


“你走。”


周淼一把夺过女孩的扫把,一张黑黑酷酷的脸冷得刺骨。


女孩李旖雪被抢了扫把,却是丝毫不介意,轻轻蹲下身子,伸出雪一样白的素手,一块一块的捡起地上的碎玻璃。


周淼唰的下扫把过来,一下将玻璃渣扫开,冷冷的说道:“这里不欢迎你。走。”


李旖雪呆了呆,轻轻咬着唇,白得炫目的素手伸进包里,取出几个创可贴,蹲在地上一步一步到了金锋跟前。


“锋哥,你流血了,我给你贴胶带。”


声音轻柔曼曼,仿佛那三月最炫暖的春风,一句句打在金锋心口,宛如温柔的柳条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脸庞。


金锋一张脸冷得可怕,看看李旖雪,伸手拿过创可贴来撕开贴在自己的伤口上。


轻声说道:“有事不?”


李旖雪脑袋低低的垂在两腿间,乌黑油亮的马尾轻轻的晃动,说不出的柔弱。


“没事。”


“没事你就回去。”


“看好拐子爷。”


李旖雪低低的嗯了一声,两只最美的小手轻轻的用纸巾擦拭金锋还在冒血的伤口。


一把黑黑硬硬的扫把无情的硬戳过来,油渍污泥重重扫在李旖雪的手上。


周淼冷冷的叫道:“锋哥叫你走。耳朵聋了是吧?”


李旖雪不敢说话,低低应了一句,默默起来,从包里掏出一个塑料袋。


塑料袋里大大小小各种面值的钞票,旧的新的,却是一张一张整整齐齐。


李旖雪低着头轻轻的说道:“锋哥,爷爷叫我把这些钱给你。拿去办废品站的手续。”


这话出来,金锋脸色更冷了。


周淼一把把塑料袋塞回李旖雪怀里,冷厉叫道:“你的钱,我们嫌脏。”


李旖雪低着头,咬着最美弧线的唇,清纯至极的脸上看不到一丝埋怨和愤怒。


轻抬臻首,斜着望向周淼,瑞凤双眸水雾茫茫,清纯楚楚中带着丝丝愤怒,却在下一秒黯然无光。


“三水,我没做公主了。这些天我拉爷爷去要饭,谁给了钱,我就给谁磕头。”


“这钱,干净。”


周淼面色一滞,嘴里却冷冷说道:“我们自己有钱,大不了废品站不开,我跟锋哥回老家。”


李旖雪纤弱的娇躯轻轻一颤,转向金锋,水汪汪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慌乱。


最温柔的声音里夹着一丝急切。


“锋哥,废品站你接着开啊,钱不够,我想办法。”


“爷爷、白叔、刁太婆、三娃子他们都希望你开下去。”


金锋挥挥手:“你的钱不容易,拿走。”


李旖雪身子僵硬,头垂得更低。


“废品站,我要开。钱的事,我自己能行。”


李旖雪蓦然抬起头来望向金锋,瑞凤双眸内一抹异彩闪烁。


微微一笑,满院生辉,倾国倾城。


雪白的贝齿咬着下唇,嗯嗯点头,娇柔的声音宛如天籁。


“好。”


双手轻轻的捧着塑料袋,李旖雪轻曼曼的离去,惨淡的菊灯变得柔亮,似月光洒在她的肩头,光是背影就令人无限遐想。


桌上地上一片狼藉被清理干净,还没动一下的好些菜被周淼倒在一个面盆里放进二手冰柜。


周淼拿出一张表来,轻声说道:“王大妈给的,叫你填好。她说她以土地庙居委会的名义给你申请了个废品站指标,手续下来,以后废品站就合法了。”


“她说办证得要十万块钱。”


“但废品站的范围只能限定在土地庙居委。”


金锋嗯了声,拿过申请表来一看,嗬了一声,轻轻吁了一口气。


虽然这个手续只限定在土地庙居委范围,但总算是合法的。


申请废品站的手续需要十万块钱,听起来挺贵,但能办下来,以后自己的废品站就是合法公司,不用再担惊受怕哪一天又给关了。


王大妈虽然坑过自己很多次,但这一次却是帮了自己大忙。


“老五老六的学费生活费我留了一万五。”


“压货两万一千一百六,全卖了估计能有三万一。”


“不过要拉到温北,还得晚上走货。”


“我卡里还有六千九,自己存的。”


“家里所有的就这么多。”


“三娃子答应借三千,老白答应借三千五……”


“刁太婆中午让点点送了五百过来,我没要……”


“刚傲哥给了八千,把所有废品卖了的话,还差六万四。”


“王大妈下午来找你,说是没钱她可以借你……不过得算两分的利息。”


金锋鼻子里哼了一声,点着烟冷冷说道:“借谁的钱也不借她的。”


从挎包里拿了一叠钱出来丢给周淼,那是自己买药剩下的,一万出头。


周淼有些吃惊:“哪来这么多钱?”


“昨晚清理出来的铜钱,是古董。卖草堂古玩店赚的。”


“对了,老袁头今天来过没?”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