捡漏 0030 我能医好你的孙子



a4纸上,赫然是坏血症的记录,是从医学博物院那本宋代孤本里复制过来的资料。


“坏血症,又称凝血症……”


看到这里,金锋眼神闪烁不休,脸上涌起一阵激昂的色彩。


金锋停下脚步,蓦然转身,站在原地,静静说道。


“闫老板。或许,我能治好你儿子的病!”


这话出来,闫久明浑身剧震!


闫家所有人全都转过了头来。


葛芷楠、葛俊轩睁大了眼睛。


葛老神医也是微微失神。


“你能治得好坏血症?”


“你!?”


闫家的人怔怔的看着金锋,小声的问道。


金锋手里拿着a4纸,平静而又坚定的说道:“我能!”


在场的人不下四十个人,都是葛家的至亲和葛家的徒子徒孙,无一不是名声在外的名人。


就连葛家的坐堂医生,那都是上了中医网的名师。


当着这些名人名医的面,金锋喊出了我能两个字,让所有人都懵了。


“你好大的口气。敢说能救他?”


葛芷楠从假山背后跳了出来,到了金锋跟前,指着金锋娇声呵斥。


“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吧啊!?”


“也不瞧瞧的你那臭德行。一个收破烂的还敢说这话。”


“失心疯了是不?”


“缺钱就跟我说,不就是九十多万的事吗?”


“我给你,我给你一百万行了不?”


“跟我来。”


说着,葛芷楠就要拉金锋的手。


金锋却是抬手挣开。


葛芷楠有些急了,咬着牙沉声说道:“不开玩笑啊,我给你讲。这事开不得玩笑。”


金锋正色说道:“我没开玩笑。”


“我,能治好,闫开宇小朋友的凝血症。”


金锋一脸肃然,语气坚定无比,让对面闫家上下都感到很是惊讶。


看看金锋的穿者打扮,却是不敢相信。


又听见葛老神医的小女儿亲口叫金锋收破烂的,更加的对金锋不信任了。


不过能出现在葛家后院,又跟葛芷楠有点瓜葛的,自然非同常人,闫家的人虽然对金锋没有好感,在这种场合也不便发火。


葛芷楠却是火大了。


站到金锋跟前,面对面对着金锋,鼻子距离金锋的鼻子,仅仅不到五公分。


低低的叫道:“金锋!”


“你别捣乱。”


“你不是就想要钱嘛。老娘给你行了不?”


虽然葛芷楠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婆加暴力女,但当她站在金锋跟前的时候,暴力中带着丝丝埋怨,却是带给金锋一股异样的感触。


“你的钱,你不给。我,不强求。”


“请你让开,不要妨碍我救人!”


金锋的声音也压得很低,旁边葛家、闫家的人瞅着二人,还以为两个在亲密的窃窃私语,说着情话。


闫家的不好说什么,葛家这边的十几号人的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。


“天呐,我都看见什么了?”


“我的老天爷,我没看错吧!?”


“万年老处女小师妹竟然……当众跟人打波……”


“真是重口味呐,竟然还跟一个收破烂的打波……”


葛老神医就站在银杏树下,皱着眉头看着假山边上的一对情侣。


自己这个小女儿可算是真正的老来得女,跟病床上的闫开宇一样,生下来就是掌上明珠,深受全家的宠爱。


如今马上就要迈入三代处理器的人了,可她的终生大事一直得不到解决。


为了这事,自己也是伤透了神,费劲了心思。


葛家的势力在全国来说排不上号,好歹也是上市集团。


钱财真不多,也就够儿孙败三辈子也败不完,可偏偏自己最宠爱的掌上明珠却是朵奇葩。


锦城的世家子弟也不少,愿意跟葛家联姻的真的很多,见面的时候男方家对自己女儿也是相当满意。


无论是颜值还是事业,都非常满意。


可没两天,男方家带着儿子过来退话。


每次来退话,那对自己就是一种痛苦的折磨,要不是自己小时候练过内家拳,一准得活活给气死。


退话的男方家儿子,轻一点的脸上青紫,重一点,那就是搁担架上。


久而久之,自己的掌上明珠在锦城就出了名了。


最惨的一次,那就是钟家老太爷的关门弟子,在御医院进修的天才。


那一次让自己的女儿彻底扬名全国。


钟老太爷最宠爱的关门弟子、御医院的天才跟自己宝贝女儿谈了三天恋爱,第四天就从国外包机回来,深更半夜敲开泰华堂的门,跪在自己身边,嚎啕大哭。


“葛叔,我陪芷楠在国外呆了三天,就被打了整整七十二个小时,从小到大,连我妈都舍不得打我一下……”


从那以后,自己就断了给自己宝贝女儿找个女婿的念头。


“真是家门不幸!”


想到这里,葛老神医看着对面两个人,心里长长叹息。


“我堂堂针王最宠爱的女儿,竟然跟一个收破烂的好上了……”


“也罢也罢……”


假山旁边、葛芷楠对金锋的冷言冷语气得不轻,顿时脾气上来,勃然大怒,娇声大叫。


“你知道坏血症意味着什么吗?”


“你懂吗?”


“啊!”


“连我爸都治不了,你算什么东西?”


“你给我滚。”


面对葛芷楠的颐指气使,金锋淡定自若,侧步上前,面对即将离去的闫家上下沉声说道。


“闫老爷子,我,可以治好闫开宇的凝血症。”


闫老爷子定住脚步,看了看金锋,神色暗淡,面色灰败,说不出来的绝望。


轻轻的摇摇头,沙哑的声音带着悲怆。


“小伙子,谢谢你的好意。”


“心领了!”


“我小孙他躺在床上好些年了,所有人的眼泪都为他流干流尽,什么法子都用了,还是就这么躺着就躺着……“


“活着对我小孙来说太苦太窝囊,他才八岁……才八岁……”


“与其这样生不如死……”


“就让他走得快快乐乐的吧……大伙儿都解脱了……”


说完这话,低垂着头,行动缓慢,慢慢的移动走着。


闫家上下无不垂泪,悲坳痛苦。


金锋闭上眼,静静说道:“既然你孙子注定要死,让我试试又何妨?!”


闫家老爷子闻言顿时一怔。


金锋深吸一口气,朗声说道:“坏血症也叫凝血症。这种病症的记录并不止只在宋刻版孤本里才有。”


这话出来,在场的人纷纷一愣。


葛老神医惊咦出声。


金锋接着说道: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明朝赵震道著写的《百难症》里面,对坏血症也有过详细的记录。”


葛老神医怔了怔,身边的徒子徒孙们更是一片迷惘。


葛老神医收的几个亲传弟子中站出来一个老头,大声说道:“赵震道的名头我们都听过,不过他写过《百难症》,恕我孤陋寡闻,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?”


另一个老头冷笑叫道:“我跟着师傅学了三十年医术,从没有听说过赵震道还写过《百难症》这本书。”


“小伙子,你又是从哪知道的?”


其他的人也纷纷随声附和。


“赵震道师承滋阴派祖师朱震亨一脉,在明末固然有名,但却没有任何医书传下来。中医史中,也没有这个记录。”


“小伙子,不懂不要信口开河。”


“就是,我们几个都是教授级别,连我们都不知道,你……呵呵……”


这些都是行医二十年三十年的老头了,放在各个中医院中医馆去,那可是一等一的专家。


针王的亲传子弟,最差的也有七成。


这些专家们平时在锦城也各有各的医馆,却是轮流着在泰华堂坐馆,因为这是泰华堂的规矩。


连这些浸淫医术几十年的名医教授都不知道的医学古书,金锋怎么可能晓得那么清楚!?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