捡漏 0024 解不开的心结



周淼急忙点头,赶紧去把老袁头今天的货拿过来给金锋看。


却是没有金锋想要的东西。


一笔十万,一笔八十七万,两笔资金如同两座大山重重的压在金锋背上,呼吸都困难。


两兄弟把该收拾的破烂归类放好以后,已经是十二点多。


洗了澡上床,周淼低低的又问起金锋关于张丹的事来。


张丹也是当初一起来锦城的四个兄弟之一,排行老大,金锋排行老三,周淼最小。


下午跟金锋大打出手的傲哥,是老二,名字叫龙傲。


当初四兄弟一起从帝都山出来,开始在工地打工三个月,没拿着工钱,张丹带着几兄弟找包工头理论,被几十号工人围着打。


那时候几兄弟不过十二三岁,哪里是成年壮汉的对手。


当天晚上,几兄弟蹲在娱乐城门口守着包工头出来,把包工头打成残废,抢了包工头的两千多块钱跑到了锦城。


在锦城做了很多职业,送外卖、洗碗、搬砖、苦力,到最后流浪街头做了乞丐。


那两年的辛苦,只有经历过的才会明白到底有多苦。


后来金锋从街边那些捡塑料瓶的老头老太婆那里寻到了路子,四兄弟开始收起了破烂。


初始的时候,就只会收了破烂捡了破烂拿去废品站卖,后来金锋又找到了路子,寻到了王大妈这里建起了废品站。


四个兄弟那时候很齐心,都是被亲娘抛弃的孤儿,根本不怕累不怕脏,没日没夜的干活。


虽然被人瞧不起,虽然活得连人家的狗都不如,虽然很苦很苦,但那时候几兄弟是最开心最快乐的。


很快几兄弟就立稳了脚跟,也有了一定的积蓄,生活一天天变好。


没两年,王大妈在这里搭建起一排简易房,租给外地人,随着这里的租房户越来越多,好几家外地人也在这里开起了废品站。


也多了好些个干着最底层职业的邻居。


要饭的,开烧烤店的,打工的……


有一天这里来了对爷孙,那就是拐子爷跟李旖雪。


初见李旖雪,四个兄弟都惊为天人,天天围着李旖雪转,那时候李旖雪跟四个兄弟非常要好,好得不得了。


当年李旖雪还没成年,美得连王大妈看了都觉得稀罕,本地土地庙社区的好些男人都对李旖雪垂诞欲滴。


社区主任的儿子阳伟经常带着一些混混组团过来骚扰李旖雪,为此四个兄弟没少跟地痞地头蛇打架。


有一天,张丹和龙傲租了车去卖破烂,金锋和周淼在守家,老远就听见拐子爷在撕声裂肺的哭嚎。


出门一看,只见只剩下一只手的拐子爷艰难的泥地上蠕动,嘴里叫着救命。


赶到拐子爷的房子里一看,当地社区主任的儿子阳伟正把李旖雪摁在地上施暴。


旁边都是撕破的衣服裤子。


李旖雪被阳伟压在身下,两只眼睛呆滞绝望的望着透风的顶棚,就像是一具僵尸木偶。


金锋进来,李旖雪歪着脑袋看看金锋,泪水长流。


金锋肺都气炸了,冲上去抱着阳伟就打。


阳伟那时候二十多岁,人高马大,又是练拳的,金锋哪里是他的对手。


阳伟把金锋打得半死,直接吐血。


周淼拿着菜刀冲过来,却被阳伟一板凳打断了腿,就着菜刀砍断了周淼脚筋,从此落得终身残疾。


从山里出来的两兄弟也是极有血性,金锋红了眼摸到啥就是啥,周淼拖着残腿抱着阳伟的腿,咬着阳伟的脚,金锋则拿着改锥乱捅。


找了机会,一把改锥杀下去,阳伟偏头躲过要害,眼睛却是被金锋给扎了。


眼珠子被金锋抠出来塞进阳伟嘴里,拿着改锥猛戳阳伟的嘴。


pc来的时候,完全被屋子里浓浓血腥吓住了。


阳伟被捅了六十三下,连下面都给捅烂,那儿的碎肉一节一节,洒得满地都是。


地上全是血,干涸的血迹引来废品站的苍蝇,密密麻麻,嗡嗡作响,满屋子都是。


远隔十几米闻着那血腥味都令人作呕。


张丹和龙傲回来,看着不成人样、不知死活的金锋,看着半截断骨裸露在空气里、叫得撕心裂肺的周淼……


张丹抱着周淼,龙傲抱着金锋,一个抱着一个,嚎啕大哭。


后来抓凶手的时候,四兄弟的老大,张丹毅然站出来,说人是他杀的。


阳伟送到省里最好的医院,请了最好的医生也没能保住他的那里。


金锋在床上里躺了半个月,又被张丹捆在家里,足足关了一个月。


等他能下地走路,事情早已尘埃落定。


阳伟一家本乡本土,势力很大,为了赔偿阳伟,家里所有的钱全都给了阳伟家,几兄弟辛辛苦苦几年一夜回到解放前。


周淼被打断的腿、砍断的脚筋还有重伤的金锋,全部自理。


还把张丹给搭了进去。


后面发生的事,任何人不想去回忆。


最关键的时候,要不是王大妈当初站出来,四个兄弟和这个废品站怕是也得要烧成灰。


张丹被判了五年,关在两百公里外的大佛城。


金锋去大佛监狱看张丹,张丹就说了一句话:“几兄弟你最聪明,带着兄弟们好好活。”


而这事最大的当事人,李旖雪、自始至终,没有露过一次面,说过一句话。


这也导致了原本开开心心、一条裤子四个穿的幸福一家人彻底决裂。


张丹进去没多久,龙二狗跟金锋翻了脸,大打一架之后一个人走了,后来在市区开起了夜排档,他的厨艺好,没多久就挣到了钱。


这五年里,龙二狗除了挣钱就是练武,现在一脚能踢爆一瓶满装啤酒,很令金锋惊讶。


直到今天,事情过了五年,龙二狗跟金锋都不对付,两个人见面就跟仇人一般。


这事金锋最对不起的就是张丹,还有周淼。


因为当时钱都赔光,周淼的腿得不到医治,龙二狗就绑了四根钢条在周淼腿上,任由周淼自生自灭。


每每想到这事,金锋就对周淼心怀愧疚。


周淼也因为这事,恨李旖雪恨到了骨子里。


李旖雪固然可怜,但她的所作所为却是令龙二狗跟周淼不耻,后面任凭李旖雪怎么弥补,两个人都对李旖雪不理不睬。


“丹哥回来必须跟我们。”


“龙二狗敢来抢,我跟他玩命。”


周淼轻声说道:“等丹哥回来再说吧,傲哥一个人做事,也不容易。”


金锋冷冷说道:“少逼话,睡觉。”


两兄弟定了计划,周淼守废品站收东西,金锋则负责跑外面。


第二天金锋却是八点多才出门,直接去了老城区。


说什么都不会让龙二狗把张丹抢了。


这是自己的底线。


也是自己最大的一个心结。


这个结,必须自己解开。


废品站必须要开下去,还要做大做强,这是周淼的梦想。


孙林国那方胆昭日月的印玺也必须要拿到,这是自己踏出去的第一步。


也是最重要的一步。


这些都是要建立有钱的基础上才能办到。


问题是哪里找那么多的钱!?


今天,金锋要去一个地方。


今天,金锋就要把这些钱一次性找齐!


刚刚走到废品站出口,金锋就停下了脚步。


李旖雪推着板车载着拐子爷艰难的在泥地中前行。


宽松的校裤卷过膝盖,露出白如海盐的腿,白中透着红,粉嫩如桃花般娇嫩。


长长黑黑的秀发散乱的披洒在肩头,弯曲的身体就算是穿着校服也盖不住那玲珑有致的曼妙。


娇喘吁吁的李旖雪身上散发出慑人心魄的浓郁玫瑰花香,蓦然回首,玉脸上露出一抹惊喜的微笑,惊心动魄,美到极致。


“锋哥。”

章节列表